花花公子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沧海一粟 > 正文内容

铃声响起作文800字

来源:花花公子网   时间: 2019-04-01

  桌上古老的摆钟还在嘀嘀嗒嗒地走着,诉说着一屋子冷冷的寂寞。喧闹的声音渐渐平息,村子的灯火也逐渐稀疏,顽皮的星星藏进了云朵儿后面,只留一轮残月孤零零地挂在梢头。风卷起一层层的树叶,黄土在空中飞舞,做着无聊的宣泄。无眠!失落!渴望电话铃声从耳边响起。

  每个双休日回家,总会接到一通爸爸打回家的电话,而双休日中,最开心的时刻也是和爸爸说话的时刻。白天因工作忙,所以常在晚上回电话,因此每晚我总会多坐一会儿才睡,怕错过这一通电话。这次之所以这么着急,是因为想起了上个星期伯伯打电话时说爸爸生病了的事,不知道好了没有。但通常我不会主动打给爸爸,怕惊扰了他的美梦。今天晚上,爸爸的电话却始终没有打来,焦急中我等了又等,盼了又盼,直到深夜才失望中慢慢睡去。癫痫的治疗医院

  第二天早晨正做饭时,忽然电话铃响了,我飞快跑进屋里,高兴地拿起话筒:“爸,!”“哎,吃饭了没?”对方传来的是亲切而疲惫的声音。“还没呢,你昨晚怎么没打电话呀?”“昨晚加班太晚了,下班以后沾床就睡着了,怕你着急,这不是一早就打来了吗,这星期在学校怎么样?……”爸爸似乎总有关心不完的事,交待完这,又交待那,虽然不在家,但家里的一切情况都掌握得很清楚。接了电话以后,才猛地想起:怎么忘了问爸的病好了没有?真是的,拿起话筒,正准备拨号,我停住了,算了,就算再打回去,爸肯定会若无其事地说:“早好了,不必担心!”怎么能不担心呢?自从妈妈去世以后,爸爸就是我们唯一的亲人了,这些年来,为了抚养我们姐妹两个,爸爸真是含辛茹苦,都五十多岁了,还出外打工挣钱,可外面宝鸡哪个医院能治好癫痫病繁重的体力活,哪是爸爸的身体所能承受得了的呀,眼见爸爸迅速苍老,我和姐姐都心疼不已,常劝爸爸当心自己的身体,可他总是笑着说:“没事,我的身体好着呢,你们俩只要好好学习就行,等我女儿有出息了,就是爸享福的时候了。”我和姐姐无言,只能更加努力的学习,用优异的成绩让爸爸开心。而爸爸呢,虽在异地他乡,心里却始终牵挂着我们姐妹两个,工作再忙,也要在双休日的时候给我们打电话,了解我们在家的情况,同时也告诉我们他的情况,打电话已成了我们父女交流情况的最佳途径,也是我们最幸福的时刻。

  又是一个月光皎洁的夜晚,我再一次坐在电话机前,等待着铃声响起的时刻。

  倒计时开始!

  “十、九、八、七、六……”众多的孩子盯着表开始青少年癫痫病的最新疗法了倒计时下课铃。其场面之壮观绝不亚于当年神舟七号发射时的情景。

  渐渐到一了,孩子们同时屏住了呼吸,所有细胞都进入了极度兴奋的状态。

  一段听了不知多少遍的音乐悠然而起,依旧是那么美妙,那么优雅,格外亲切。许多双耳朵都竖了起来,在声的世界里全力捕捉那一爆炸性、极具代表性的口令——“下课!”紧接着孩子们就可以一哄而散,奔向绚烂的课余生活。

  然而,一切不想孩子们想象的那样简单。连蚊子嗡嗡一般的悄悄话都听得一清二楚的老师的顺风耳,此时却失聪了,居然接收不到响彻整个校园的的下课铃。

  铃声响毕,那个听罢了几年的低沉的人声有促起,那是老师。他依旧谈着那首被世人说了千百年的,直到现在还使人们山东治癫痫病有效的医院喋喋不休的诗,窗外已然是欢乐的海洋。

  孩子们兴奋得放光的眼睛如同灯泡断电一般消沉。时间仿佛突然变快,一秒抵千金。孩子们无奈,情绪低落又有点愤怒——“下课”的口令仍未响起。

  目光渐渐交织成一张网,盖向黑板上方那只无辜的钟。孩子们的耳朵早已飞到窗外捕捉那一次次轰然炸响的笑声。没有哪个孩子去注意黑板上的那首诗,还有旁边那几个火红的大字——全力以赴小升初。

  时间还是轻盈地跑掉了,上课的铃声响起。孩子们的世界一片黑暗,如同饥饿而久久未有食物的供给。原本兴奋激动跃跃欲试的细胞一下子疲倦低落垂头丧气。

  叹息声响起一片。孩子们在心底里高声呐喊:“老师!还我十分钟!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lfnau.com  花花公子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