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花公子网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郁郁葱葱 > 正文内容

江南_微小说

来源:花花公子网   时间: 2018-01-02

几人商议好冒充林甲史之子进入林府的事,雾煜便和钥儿外出去了。

走到楼下,钥儿手指拧着辫子,道:“煜哥哥,我们这是要去哪啊?”

“忘颜阁。”雾煜简单的答道。说着,便向门外走去。

“呀,要去忘颜阁?哦――煜哥哥是想去看段公子的那幅画啊!直说嘛!哎,等等我啊!……”钥儿追上雾煜,“可是煜哥哥,天好像快下雨了……”

雾煜抬头看了看天色,道:“既然快要下雨了,钥儿小姐就不用和我一起去了。等会儿我回来接你,一同去林府。”

“那……”钥儿犹豫了一下,“哦,那好吧。煜哥哥你要快点回来啊!”

“恩。”雾煜点点头,转身朝忘颜阁走去。

才刚过中午,天色便已有些暗淡。河道水塘都好似蒙上了层薄薄的雾,竟显的有点朦胧。大概晓得要下雨了,街上的行人也少了些许。有些船夫都把船绳绑在岸边的柱子上,坐在船舱口边上,翘着脚,抽着水烟。只有几只小船幽幽地飘荡在河面上。路旁摆摊的也知道要下雨了,纷纷收起摊子,赶着回家。料想大概也没什么生意可做了。可还是有些摊主舍不得走,巴望着能卖点是一点。庭院人家都到院子里把白天晒着的虾干子、衣服收了进去。留一满院的花花草草等着淋水润一润。

此时忘颜阁里的客也少了很多,伙计们都将茶楼里该收拾的收拾了,只等着剩下没多少的客人喝完茶结帐。这当口,老板娘正提着一桶水倒向路边的水沟,完了,将桶往门后一放,双手将就着围在腰间的兜裙一擦,靠在门口望着街上逐渐稀少的路人。

模糊中瞧见有一人影急匆匆地朝茶楼走来,稍走近了一看,临沧哪家公立医院治疗癫痫病好才发现是雾煜。雾煜刚走到茶楼门口,老板娘就迎了上来,一贯地笑道:“是雾公子啊!来看段公子的画的吧?”

雾煜笑着点点头,道:“不知老板娘替在下向段公子问了没?”

老板娘抱歉地道:“不好意思,段公子他刚来过,我向他提了。可他……”

“如何?”雾煜迫不及待地问道。

老板娘不禁面露难色,道:“段公子将画……拿走了。说,他不希望将此画赠与他人。”

雾煜一听,一时间也不知该说什么,很可惜的叹了一口气,道:“那……在下先告辞了。”

见雾煜失望地往回走,老板娘追了上去,喊道:“雾公子,你等等!”

雾煜停住脚步,转过身,“老板娘还有何事?”

“那段公子也才刚走不久,他大概会上胡笳后街买花种,这是他的习惯。你追上去,兴许还有机会!对了,段公子相貌不凡,总是身着白衣,现在街上人也不多,再者他手拿画卷,很容易认出来的。”老板娘快嘴道了一通。

“多谢老板娘相告,在下先告辞了!”说完,雾煜急忙向胡笳后街赶去。

才刚刚跑到胡笳后街,灰暗的天便落起了雨点,凉凉的。

胡笳后街大约有十七、八家花铺,一条街隔了条河,架起座桥。站在桥上可望见整整一条街的彩花。家家花铺门口都摆有自家采购来或从深山里觅来的各式奇花异草,摆得一条街四处花草盆栽,香远溢清。一眼望去,街两旁最多的是芍药、水仙、牡丹、木槿、君子兰、茉莉、美人蕉、孔雀竹芋、嫣红蔓、百合、桃金娘等等,五彩缤纷。现时又落起了雨,姹紫嫣红的花伴着绿柳,坐落在古哪个医院看小儿癫痫病看的好屋旧檐下,婉若画中景致一般。

雾煜淋着雨点在这几家店铺之间跑了个来回,都不见有段缃的身影。见找寻不到,雾煜便走进一家花铺,花铺的老板正在搬弄门前的兰花,见有人上门,便道:“这位公子是要买花?”

“不,”雾煜摇了摇手,道:“老板,我想向你打听一下,有位段公子可曾来买过花?”

“哦,你说的是林府的段公子吧?”老板将花盆搬进铺子,道。

“对,就是那位段公子!”雾煜见有了些眉目,忙道。

“不巧,段公子买了包花籽刚走不久!”

“老板可知道段公子往哪走了?”

“段公子他约是往荷花弄去了……”

“多谢老板。”雾煜打听到段缃的去向,连忙奔出花铺。

细雨织成了天地间的雨幕,飘飘渺渺。

荷花弄里,不管雾煜如何找寻,都看不到半个身着白衣的身影。

雨还是落着,静静地落着。默默地落着。落在屋檐上,落在庭院里,落在街路边,落在水滩里,落在花草间……溅落起一圈圈大小不一的涟漪,依旧静默。

雨落在雾煜找寻的脸庞上,沿着鬓角滑落。

迷蒙的雨雾中,正想放弃找寻的雾煜,惊喜地发现一抹白色从弄堂口飘过。他提起步伐追上,跑到弄堂口,白色的身影却早已消失。片刻的停滞后,他又迈起脚步无目的却自信地继续寻找……

他从来都没有这种感觉,一种难以明状的的感觉。

条条交错的弄堂,晃动的酒旗灯笼,擦肩而过的路人,雾煜知道段缃定已不在荷花弄里了,便邯郸羊羔疯医院在线预约挂号朝着街道寻去。雾煜相信自己的直觉,他一定能找到段缃!

绕了一大圈,雾煜又回到了胡笳后街,站立在后街的河边,四处望着。淡淡的草叶花香飘来,雾煜忍不住深深吸了口气,顿时觉得神清气爽。

静地只听雨声的胡笳桥头忽然传来一阵轰乱,这轰乱在宁静的雨声中显地特别急躁。雾煜不禁抬眼向桥头望去,只见一个大汉推着一辆装满花篓盆栽的车横冲直撞直上桥头,而桥的另一边,另一边!那白衣男子定是段缃!雾煜眼前一亮,嘴角立刻浮上一抹笑意。顾不得高兴,雾煜马上飞身朝桥头碇步而去。

就在车要撞上段缃时,雾煜一个旋转而下单脚侧踢,使车撞向了桥边的栏杆。猛烈的撞击,车上的花篓飞翻起来,花篓内的花瓣一撒而出,被风雨吹的扬扬洒洒,漫天飘落。确定了推车的大汉只是受到了惊吓,雾煜立刻转身想看看自己找寻了大半天的段缃乃何等人也。

一回头,映人眼帘的是零落飘散花瓣后的一身白衣,乌黑的长发梳半头,扎白缎带镶白玉发饰于一顶淡青油纸伞下。稍稍高挑的细眉,细地似女子的婉柔,挑起的眉峰却突显冷傲。一双水灵明眸,羽睫微颤,好象本该流转活生,可却半睁半闭,默然无视身旁一切。白里泛红的双颊。直挺的鼻梁。红润的双唇,抿成一条线,毫无一丝笑意。白皙的脖颈埋在雪白的衣领里,几络发丝缠绕依恋在颈间,让人忍不住想替他撩去。一套白色绸缎长衫,系白条腰带,腰带上系挂一玉件,玉件下拖着长长的流苏。白绸缎长衫外又披半透明纱衣。右手执伞,坐手拿一卷画卷。一袭白色,恍若非尘世之人……

雾煜望着眼前的段缃,望的忘了要开口。段缃冷冷瞥了一眼这位从天而降的俊逸男子,绕过雾煜,径自朝忻州最大的羊癫疯医院是哪家前走去。

段缃的走动,才使得雾煜回过神,雾煜急忙转身喊住:“段公子!”忽闻一阵清淡的梅香拂过。

听到不相识的人唤住自己,段缃的脚步停在了撒满花瓣的桥上,却不回头,只问了句:“这位公子,我们素不相识,请问有事吗?”清朗之音如黄鹂出谷。

“段公子,在下就是那位在忘颜阁托老板娘向你求画之人……”

“我的画向来不赠他人。”段缃打断了雾煜的话,正欲走,却再次被雾煜唤住。

“我相信我和段公子一定有缘!”雾煜脱口而出的话,不禁令自己也暗暗吃了一惊。

这回,段缃转过头,上下打量了雾煜一番。随后便转身消失在渐渐迷蒙的雨雾中。而雾煜,却在雨中楞了很久。

风雨吹拂,翻起一地花香……

“煜哥哥!”焦急等待雾煜的钥儿站在客栈大门边,望见逐渐走来的雾煜不仅没打伞而且还步履慢悠,急忙撑起门边的伞,向雾煜跑来。

见雾煜全身湿透,钥儿忙将伞遮上,问:“煜哥哥!你这是怎么啦?不说这么久才回来,还……还弄得全身湿漉漉……煜哥哥!”

看了看钥儿因着急而瞪起的双眼,雾煜笑了笑,道:“有劳钥儿小姐操心,属下没事,”说着便同钥儿一起进了客栈。

等到回房梳洗换衣后,雾煜和东统四人略做计算,便背上包袱和钥儿前往林府。

“段缃……我们定会再相见的。”雾煜想着,嘴角不禁浮上浅笑,而他自己,却全然不知。

北京军海癫痫医院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zw.lfnau.com  花花公子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